卡尔梅克共和国:欧洲信佛的黄种人“国家”祖先曾兵临北京城下

日期:22022-10-31/ 人气: / 来源:网络

  世界三大宗教里,基督教的基本盘在欧洲和美洲,教的地盘在中东和北非,佛教则主要在亚洲发展。

  三大宗教基本泾渭分明,但是在几乎全是基督徒的欧洲,居然也有一个纯纯的佛教国家,这就是黄种人建立的俄罗斯卡尔梅克共和国。

  俄罗斯国土广大,国内有20多个共和国,其中一部分国家是黄种人,卡尔梅克就是其代表。

  这个国家在古代属于蒙古的一部分,是蒙古“瓦剌”部土尔扈特人的后代,信奉藏传佛教,就是俗称的教。

  卡尔梅克地处东欧,孤零零地生存在一帮白种人之间,是欧洲唯一的佛教国家,也是唯一的黄种人共和国。

  在历史上,卡尔梅克人曾遭到沙俄帝国的打压和残害,甚至到了苏联时期,卡尔梅克人还被苏联政府人为迁徙,其悲惨遭遇和车臣人如出一辙。

  但是在苏联分裂后,卡尔梅克人不像车臣人那样搞分裂,而是乖乖留在了俄罗斯联邦,过起自己的小日子。

  目前的卡尔梅克保持着高度的独立性,有自己的一套行政班子,佛教也成为了“国教”。

  那么,当年土尔扈特部举族东归,回到了中国的土地上,卡尔梅克人的祖先为什么被落下了?卡尔梅克共和国究竟是个怎样的联邦加盟国?如今它在俄罗斯的地位如何呢?

  公元14世纪,元帝国的汉地爆发大起义,南方的义军最终北伐成功,把蒙古人赶出了中原。但元帝国此时还没有灭亡,在草原上另立朝廷,史称“北元”。

  朱元璋在南京建立明朝后,北元和明朝的战争一直未停,名将蓝玉多次出关扫荡北元,在捕鱼儿海灭掉了北元朝廷,才彻底打击了成吉思汗血统的“黄金家族”在草原上的势力。

  “黄金家族”被打垮,随后就像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前那样,蒙古部落发生大分裂,在高原东西两部分成“鞑靼”和“瓦剌”两部分。

  其中,鞑靼人在明成祖时期屡次犯境,最后被朱棣出关扫平,随后鞑靼衰落,西边的瓦剌向东扩张成为蒙古高原的主要势力。

  瓦剌部势力很大,分为和硕特、准噶尔、杜尔伯特、土尔扈特四大部,今天的卡尔梅克人就属于土尔扈特部。

  至明朝中期,瓦剌是明朝的第一大敌,曾在也先汗时期南下中原,抓走了明英宗,打到了北京城下。虽然也先时期瓦剌盛极一时,但是他一死,瓦剌立即分裂,并且互相倾轧。

  17世纪,瓦剌蒙古的准噶尔人崛起,开始统一瓦剌各部,新疆、青海、西藏、蒙古四省都被准噶尔人染指。

  其中,比较弱小的土尔扈特人觉得自己在中国难以生存,就逐渐向西迁徙到了今天的伏尔加河下游一带的里海沿岸放牧。

  当时沙皇俄国还没开始大扩张,土尔扈特人和少部分和硕特人在伏尔加河到里海区域繁衍生息,直到百年后沙俄帝国东扩,土尔扈特人的生存空间才日益减少。

  沙俄东扩的过程中不断要求土尔扈特人交出土地和牲口,供养皇帝,在征服的后期,甚至要求蒙古人放弃佛教信仰,改信东正教,还要学俄语,这让土尔扈特人怨声载道。

  1770年,土尔扈特的领袖渥巴锡决定不再受俄国人的欺凌,他联系汗国内的其它部落领袖,决定举族动迁,回到祖辈生活的中国去。

  这一建议很快得到了很多人的拥护,于是在1771年1月,土尔扈特人在伏尔加河东岸的3万帐百姓开始迁徙,在行动前,渥巴锡也派人渡过伏尔加河通知了西边的部落一起上路。

  但天公不作美,1770年是个暖冬,草原上的雪早早融化,伏尔加河冰面太薄无法走人,河西的1万帐土尔扈特人无法过河,只能目送着同胞东去。

  很快,沙皇叶卡捷琳娜得知土尔扈特迁徙的消息,立刻派军沿途截杀,这就促成了历史上悲壮的“土尔扈特东归记”。

  至于留在伏尔加河一带的土尔扈特人,则被起名为“卡尔梅克”,也叫“加满克”,在突厥语里指“留下的人”。

  东部的土尔扈特人启程后,留在伏尔加河西部的卡尔梅克1万帐百姓,则被沙俄帝国严格看管,沙皇用哥萨克骑兵将他们包围了起来。

  后来的100多年里,沙俄帝国改变了民族政策,减轻了对卡尔梅克人在文化上的同化。

  只要他们不造反、也不支持其他民族造反,并向皇帝纳税、服兵役,这些蒙古人就能保住自己的土地和文化。

  19世纪和20世纪,卡尔梅克人兢兢业业地为沙俄帝国服务,卡尔梅克骑兵陪伴沙俄帝国扩张,在俄土战争、拿破仑战争等大战里立下汗马功劳,19世纪初更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占领巴黎的黄种人军队。

  进入20世纪,苏联的卡尔梅克地区发展成为一个自治共和国,属于俄罗斯管辖。

  苏维埃建立期间,卡尔梅克人为苏共打仗,在伏罗希洛夫领导下的卡尔梅克骑兵和白军的哥萨克骑兵大战,取得了辉煌的胜利。

  苏联打下江山后,几十万卡尔梅克人开始接受无产阶级改造,但游牧民族对于苏联公有化经济和无神论思想很抵触,屡屡跟苏共基层干部发生矛盾,苏共高层大为不满。

  1930年代,苏联在卡尔梅克境内进行严厉的社会改革,当地的宗教阶层和一些世俗权贵趁机煽动卡尔梅克人叛乱。

  苏联当局武力,造成,这给二战时期卡尔梅克人“投敌”埋下伏笔。

  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后,卡尔梅克人按照习俗大量被征发参军,卡尔梅克兵团跟着苏军西南方面在乌克兰和德军大战。

  战争初期,苏军在乌克兰遇到塌方式的惨败,在基辅包围圈被吃掉80万人,其中60多万人被俘。

  在基辅合围里,卡尔美克骑兵视死如归,用骑兵队对坦克冲锋,阻止了德军的攻势,才让基辅城内的军队高层后撤。

  当时纳粹德国正在用“民族分裂”的方式分化苏联,煽动苏联境内各加盟国和各民族独立,卡尔梅克人就被他们利用了起来。

  1942年秋,德军打到伏尔加河一带,占领了卡尔梅克地区。纳粹开始在当地实行“逆向改革”,把苏联人建立起的制度全部推翻,把土地、牲畜、机器还给牧民,让僧侣重新回到寺庙,还搞来了佛经让他们念。

  这种突如其来的改变让卡尔梅克人很受用,恢复传统的卡尔梅克人感觉“德国人比俄罗斯人好”,大量年轻人加入了德军,组成了德国卡尔梅克骑兵师。

  等到苏联挺过了开战最艰难的两年,1943年反攻开始后,苏军解放了伏尔加河流域,并决定惩罚卡尔梅克。

  很快,苏共撤销了其共和国地位,所有卡尔梅克共和国境内的蒙古人全部被“发配”,十几万人坐车运往西伯利亚定居点,连前线苏军将士的家属也不例外。

  但就算被国家流放,在苏联骑兵部队的要求下,苏军还是建立了一支卡尔梅克骑兵团,隶属于第1近卫骑兵军。

  这支2000人的部队从乌克兰一路打到德国,在伤亡过半的情况下还参与了柏林战役,终于用鲜血证明了自己的忠诚。

  而在战争期间,起码苏军内部对卡尔梅克人没有敌意,骑兵司令戈罗多维科夫更是为自己的蒙古战士奔走呼号,呼吁苏联解除对卡尔梅克人的迫害。

  终于在50年代,新上台的赫鲁晓夫取消了对卡尔梅克人的处罚,于1958年恢复了其共和国的地位,8万卡尔梅克人得以回到家乡。

  1991年后,面对四分五裂的苏联,卡尔梅克人也很迷茫。因为不是主权加盟国家,卡尔梅克共和国没能独立,依然在俄罗斯联邦内生存。

  但卡尔梅克毕竟是共和国,内部有自己的一套行政体系。1993年,商人加国家象棋高手伊柳姆日诺夫就成功当选卡尔梅克总统,他带领共和国走过了最敏感、最动荡的10年。

  伊柳姆日诺夫是个“识时务者”,他看到南方车臣和俄罗斯打得不可开交,车臣人伤亡惨重,于是立马宣布拥护俄罗斯联邦,获取了叶利钦政府的称赞。

  说起来,卡尔梅克的情况其实跟车臣很相似,都属17世纪后被征服的异族土地,有不同的宗教信仰,而且在二战时被苏联迫害。

  90年代卡尔梅克人也有独立的呼声,但是该国的高层还是保持了理智,没有带着全族往火坑里跳。

  首先是卡尔梅克人缺乏工业基础,该国所处的里海边上有大片沙漠,仅剩的土地还用来发展畜牧和农业,工业底子差,没有打仗的资本。

  其次,卡尔梅克民族人数较少,一共才不到20万人,国内还有同等数量的俄罗斯族,不像车臣人那样具备独立的人力资本。

  90年代后,俄罗斯的经济缓慢复苏,卡尔梅克共和国靠着自身的石油、天然气成为资源输出国。

  但因为俄罗斯控制着天然气开采和售卖,卡尔梅克地区虽然富有资源,人民的生活水平却偏低,经济水平和增速都略低于俄罗斯全国的平均值。

  虽然经济发展较差,但是俄罗斯政府对卡尔梅克人物质上的支持很丰富,当地每年都从联邦财政拿钱做基础设施建设,本国可以自行选举政府、总统,甚至国教也是藏传佛教,这些俄罗斯都不干涉。

  此外,卡尔梅克人在医疗、住房、教育方面都有联邦的扶持,这里的人虽然不富裕,但是日子过得很轻松,尤其对宗教十分热情。

  近些年,随着卡尔梅克人在经济和文化上的发展,他们跟昔日同胞的来往也更多了。

  卡尔梅克和中国新疆的土尔扈特部落、还有西藏省藏传佛教的交流日益频繁,经常举行跨国佛教活动,邀请僧侣互访。

  俄罗斯政府也对这些行为表示支持,毕竟卡尔梅克人曾为俄罗斯流过血,对于他们最重视的宗教问题,俄罗斯也就不再插手了。

作者:小编


Go To Top 回顶部